您现在的位置: 巴中市总工会 >> 权益维护 >> 正文

权益维护

农民工维权的“巴中经验”

作者:佚名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9-6-3   阅读:11803次




    图为巴中市农民工维权中心工作人员向农民工发放追讨回的工资。

    作为农民工输出大省,早在2003年,四川省委农工委就组织成立四川华西农民工救助中心,并在各市、州组建分中心。转眼十多年过去,维持至今且运行良好的非巴中市莫属。2017年5月,已更名为巴中市农民工维权中心的该机构由巴中市委农工委整合到巴中市总工会,成为名副其实的副县级事业单位,编制从4个增加到7个。

    16年来,该机构共为6万余名农民工成功索赔及讨薪8.3亿元,仅2018年就为农民工成功追讨工资1.1亿元。化解各类群体性事件60余起,协助劳动监察部门督促80余家建筑企业为4万余名农民工办理社会保险,共接待来信来访及政策咨询近10万人次。

    多年维权实践,巴中总结出十分宝贵的“3 1”维权经验。巴中市委常委、市总工会主席袁闻聪说,除此之外,“巴中经验”离不开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也离不开一位领军人物长期以来心系弱势群体的敢于担当。

    此人就是巴中市农民工维权中心副主任王晓荣,为农民工维权走遍大半个中国。2015年,王晓荣被中共中央、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

    十六载维权风雨兼程

    1991年王晓荣退伍,不久就参加四川大学法律专业自学考试,1997年获得本科文凭。“我的初衷是要用所学法律知识,为弱势群体维护权益。”王晓荣说。2003年,四川华西农民工救助中心巴中分中心成立,王晓荣终于称心如意,有了自己热爱的工作岗位。

    “从2011年起,农民工伤残死亡事件渐渐少了,而欠薪事件越来越多,特别是2013年起,因全国房地产行业下滑,各类欠薪事件层出不穷。”王晓荣说,有的欠薪事件追根溯源要推到四五年前,2018年7月,他们在甘肃省甘南州处理的一起最为典型。

    事情源于2014年,当地修建一座大酒店。工程于2016年竣工并投入使用,但业主以35个卫生间存在质量问题为由硬要扣除76.2万元农民工工资尾款,不仅如此,还强迫农民工代表写下“农民工工资已结清”及“因偷工减料自愿承担赔偿责任”等字据。

    王晓荣一去,对方就振振有辞拿出这些字据。于是他反问:“工程经过验收了吗?”对方答:“不验收我怎么开业?”接着王晓荣说:“既然已经开业使用两年多,怎么会存在质量问题?”后经调查,所谓质量问题纯属业主方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茬。面对来自业主的压力,王晓荣没有退却:“身上的光环不能成为你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理由!作为党员,你应该带头执行党中央、国务院有关维护农民工权益的规定!”一席话说得对方哑口无言,次日对方如数兑现76.2万元的款项。

    16年来,王晓荣经手的农民工维权行动成功率在95%以上。2016年,110余名巴中农民工在山东省宁阳县一工地被拖欠工资300余万元,王晓荣受命前往。经查,系开发商实力不足,资金链时常断裂,导致数次停工。谈判席上,当地建管部门一领导声称:农民工故意拖延工期,不服从管理,欠薪有理由。闻言,王晓荣没有客气:“这是典型的地方保护主义!不但不解决问题,反而助长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恶劣行径……”说话间,他感觉头痛欲裂,但他还是坚持与对方唇枪舌战,直到成功帮农民工要回血汗钱。

    回到巴中,王晓荣立马住进医院,后确诊为颅内出血,立刻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医生告诉家属,病人随时会有生命危险!经过6次脊柱穿刺及其他治疗,王晓荣总算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

    透析欠薪深层次原因

    巴中市总工会主席袁闻聪介绍,根据最新数据统计,巴中市外出务工人员有119万人,其中季节性(半年以下)务工67万人,常年性(半年以上)务工52万人。近年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比较突出,一些农民工合法权益受到不同程度侵害。

    2017年,王晓荣处理一起涉及827名农民工被拖欠3600余万元工资的事件。经过深入调查,他发现农民工时常被欠薪的主要原因。

    工程所在地为山东省梁山县,最初系江苏一个企业家借山东某大型建筑公司的资质拿下工程,然后通过民间融资动工修建,期间因债务关系,工程又以抵债方式转给另外三个人,这三个人不懂工程,于是另外请人总负责,随即因资金链断裂导致欠薪。

    “资质挂靠和层层转包,这是建筑行业普遍存在的问题。”王晓荣说,在他经手帮助农民工讨薪的案例中,这种案例占比超过70%,“这些案例中,有的业主单位或者开发商,除了一块地什么都没有,然后就开始收取保证金招揽建筑商垫资修建,拿到工程的建筑商便以收取管理费和保证金的方式将工程转包,接下来便是层层收取保证金层层转包,一旦某个环节出问题必然导致农民工工资被拖欠,农民工去讨薪便层层推诿。”

    “有些人钻法律空子,工程完工却以种种理由不办决算,导致农民工明明工资被拖欠,但无论走到行政执法部门还是司法部门都无法被受理,因为缺乏白纸黑字明明白白欠薪的证据。”王晓荣说,这种因企业家主观恶意而导致农民工工资被拖欠也是常见原因。《刑法》有拒不支付劳动报酬罪,但真正因此入刑的却寥寥无几,原因就在这里。

    另外,王晓荣认为,农民工被欠薪也有主观原因,其自身法律、风险意识淡薄,有时明知对方拿不出钱,或是知道工程涉及复杂利益关系,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承接,到最后,处于利益链条最底端的农民工,权益受损往往在所难免。

    “巴中经验”破解老大难

    如何解决农民工被欠薪的老大难问题?王晓荣认为农民工输入地要认真落实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加强建筑市场行业监管力度,建议将农民工权益保障列入各地目标管理体系,实行一票否决制,加大恶意欠薪及失信、违约行为的惩处力度,加大对地方保护主义的打击力度。

    作为农民工输出地,巴中市市长何平说:“人民政府为人民,维护农民工合法权益,依法保障农民工工资及时足额发放,是政府的政治责任和使命担当。面对农民工求助事件增多趋势,我们充分整合司法、行政、群团、协会组织的力量,联手开展维权工作。”

    对于农民工的求助,巴中坚持“有求必应、有困必帮、有难必助”。“在帮助方式上,我们实行因地制宜、因案施策,涉及人数少、拖欠金额不大的,给予维权指导,向事发地电话协调、发函促办,确保问题在最短时间内得到解决;对10人以上的群体欠薪和重大伤亡案件,我们就派出维权工作组实地维权。”袁闻聪说。据悉,经巴中历届市委、市政府领导签批的农民工维权求助信函达400余件次,并全部由巴中市农民工维权中心成功处理。

    实践中,巴中摸索出“3 1”维权经验。即“代理投诉、公函引路、依法调处 维稳并重”。袁闻聪解释说,所谓“代理投诉”,即接到农民工维权求助后,首先由市维权中心向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或事发地省、市长网上公开信箱反映情况;所谓“公函引路”,即市政府开具“巴中市政府介绍信”,维权工作组携介绍信赴异地现场维权,以此作为引起当地党政部门重视的“敲门砖”;所谓“依法调处”,就是维权工作组依法开展调处工作,合法权益决不让步,合理诉求据理力争。

    什么又是“维稳并重”呢?袁闻聪说,就是坚持“维权与维稳并重”,针对讨薪者爬吊塔、围堵政府等过激行为,有针对性地开展《刑法》及《治安管理处罚法》宣讲,“以案说法”对农民工进行法律知识培训。“这套办法很有效,既破解了异地维权可能存在的地方保护主义,又阻止了恶性讨薪事件发生,使得95%以上的求助案件得到妥善解决。”

    此外,巴中还作出一些规定,比如,维权人员外出实地维权,至少要保证有2人同行;可能遭遇人身安全威胁的,公安部门要派出干警随行保护;市政府每年在四川省人民医院为维权人员安排一次体检;维权人员生病住院,市主要领导要亲自带队探望等等。“这些措施,不单单是对维权人员的关心支持,更是要凝聚强大的维权力量,为广大农民工朋友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保护城墙。”何平说。